母亲吃完饭

2020-03-15 14:57 来源:未知

此刻的辉煌别太猖狂众人奎奎的目光难以遮挡瞧不起那高傲无上终如同一条白纸在清明抽荡逐渐败了抵抗跟着节奏自我摇晃探出头四下张望见到纪委慌里慌张吓得穿不上袜子找不到衣裳人的一生难得静怡时光思想简单而芬芳飞得再高也坠落不到天上树高千丈落叶的忧伤一辈子奔忙回到家乡村里微弱的灯光温暖而又安详这将是我一个人的天堂

老范和小马再次来到秀云家时,秀云和孩子正在吃饭,黑乎乎的饭桌上有几个干馒头和一碟咸菜条。他俩的到来显然让秀云吃惊不少,她慌忙起身,对老范说,范所长,还是没有大奎的消息呢,有了我就告诉你。 老范笑笑,说,我相信你。 他从小马手里接过一个购物袋,里面装满儿童食品,对抬头看他的孩子说,毛毛,看爷爷给你带什么了。 秀云说,范所长,这些年你一直对孩子这么好,我忘不了你的。 老范说,应该的,孩子都5岁了,还没见过他爹呢,是个苦孩子。 秀云没言语,给老范和小马找了两个小板凳坐下,眼圈就红了。 老范说,大奎这几年在外面东躲西藏的也不容易啊,有消息就让他自首吧,政府会给他减刑的。 说着,老范点了一支烟,缠来绕去的烟雾中,老范一脸严肃。这起镇子上无人不晓的拐卖儿童案已经过去5年了,主犯大奎却迟迟没有落网。每次面对受害者家属的哭泣和悲痛,老范除了安慰对方,就只剩下自责了。老范从部队转业后,干警察这一行三十多年,从一个普通民警到所长,破获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案件。老范很自豪,觉得自己的工作还算完美,可几年前却碰上了这起案子,当主犯大奎被警方锁定后,却突然人间蒸发了。大奎所在的村庄离镇子很远,几十里的山路,即使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还要徒步爬上半山腰的村庄。这几年,老范已经来过数十次了,路边的一草—木他都能熟记于心。 看着毛毛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老范说,毛毛娘,这几年里大奎就算没回过家,也该打过电话吧?他不想你,也该想孩子呀! 秀云抬起满是愁容的脸,看了老范一眼,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老范叹了口气,说镇上被拐孩子的母亲疯了,家人送她去医院,她死活不肯,总说孩子回家找不到她。唉,孩子是她的命啊! 秀云听了,一把将孩子搂在怀里,泪珠子咕噜咕噜滚下来。她喃喃着,大奎该死,大奎该死啊!要是没有毛毛,我也不活了。 看着秀云伤心的样子,老范从怀里摸出500元钱塞到秀云手里,说给孩子买点儿营养品吧,好好把孩子带大,你无愧就行了。大奎要是懂事,早该自首的,那样就能早点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秀云推让着,把钱又塞到老范手里,说俺娘儿俩苦日子过惯了,能挺住的,再说我怎么好意思老要你的钱呢。 这时,小马插嘴说,嫂子,你就拿着吧,范所长年前就要退休了,以后就来得少了。上次我们回去时,范所长在村口摔了一跤,回家躺了好些天呢。这不,他的腿刚能走路,就硬撑着来了,他不想在脱下警服前留下遗憾啊。 秀云听了,呆呆地站着,脸上满是愧色。见老范和小马要走,她抹了一把泪水,说,范所长,你和小马先坐会儿,我还没给你们沏茶喝呢。人生故事 沏好茶,秀云从屋里的小柜里找出了一块火红的被面,她端详着,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她说,这是我和大奎的定情信物,结婚时都没舍得用,说是留给孩子将来结婚时做喜被的。那时我们穷得叮当响,我怀着毛毛6个月时身体特别虚弱。大奎说是去镇上给我买营养品就再也没回来。他缺钱,可缺钱也不能拐走人家的孩子呀。 秀云把被面展开,搭在了墙边一棵大树上,风一吹,火红的被面飘飘扬扬,像一面旗帜。 老范和小马感到奇怪,就问秀云,这是咋了? 秀云惨然一笑,指着被面说,这么些年了,也该见见阳光了。 一壶茶刚刚喝完,就见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溜进院来。老范和小马吃了一惊,这人怎么和大奎的照片那么像呢?两人出于本能,迅速起身靠了过去。 男人被戴上手铐后,一脸的不解,他看看那块火红的被面,再看看秀云,大声说,秀云,你不该骗我啊! 秀云满脸泪水,说,跟范所长回去好好交代吧,俺娘儿俩等你。 望着大奎远去的身影,秀云号啕大哭。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大奎摸进屋来的情景。大奎说,第二天中午如果一切平安,你就在院子里显眼的地方挂上红被面,我再来见你们娘儿两一面,就要远走高飞了。 秀云喃喃着,远走高飞?你能吗? 年关将至,老范退休了。脱下警服的那一刻,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母亲吃完饭,将碗放下对儿子说:

“你吃完饭歇一会,我去场里看着,碾好了叫你”

“我去吧,你歇会。”大奎对母亲说。

“我又没去地里割麦,光在家做个饭,也不累。”母亲说完就戴上草帽,拄着拐杖,走出了房门,在大门后又顺手拿了一把叉。

从十点上了手扶拖拉机开始,二狗就没下过车。一个队就他一辆车碾场,根本就没喘息的机会。

天气预报说后天有雨,人人都像疯了一样,麦摊的厚,把车挣的直冒黑烟,就是跑不动,二狗边开边嘟囔着,骂着。

头顶的毒日头,拖拉机的轰鸣,麦子的烘烤,连日的劳作,让二狗心烦气燥,浑浑噩噩,一只脚踏着手扶车的车把,一只手提着一瓶冰镇啤酒,边喝边没完没了的在大场里转着圈。

母亲绕着摊开的麦场用扫帚将散落的麦子扫拢,这里拾掇一下,那里拾掇一下。

眼看着二狗在隔壁快碾好了,母亲对二狗招着手,指着自家的麦场,二狗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车进了大奎家的场,二狗就发火了,大声骂着:

“大奎个挨球的,把麦摊这厚的死呀,都拥成疙瘩咧”

母亲听到了,忙拿着叉磕磕绊绊的就想进去把疙瘩挑开。二狗拼命的摇手,瞪着三棱眼冲着母亲吼:

“婶,你赶紧出去,叫大奎来挑。”

手扶车在艰难的转着圈,拥起的麦杆和车头一样高。碌碡在后面一摇一摆,跳跳簸簸跟着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yabovip2018发布于yabovip,转载请注明出处:母亲吃完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