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让我爱我家切割胡景晖,以自如、蛋壳公寓

2019-10-26 01:12 来源:未知

一只南美洲的蝴蝶扇动翅膀,两周后美国的德克萨斯刮起了一场龙卷风。

8月1日,陈先生化名“xianpian”在水木论坛发了一篇帖子称:“自家房子要出租,在天通苑,120平方米三居,心理预期是7500元很不错了,来了自如和蛋壳两帮人,自如报价8500元,租11个月,蛋壳给加价到9000元,自如报价提高到9500元,蛋壳急了,说总比自如高300,最后几轮过后蛋壳给到每月10800元,租11个月……”

8月19日上午,胡景晖召开媒体见面会解释自己近日言论。对“链家董事长一通电话导致自己被离职”等热点问题予以回应的同时,胡景晖又爆出新的“猛料”,并在沟通会上重申,“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 这两天中介租赁行业颇不平静。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的离职风波在“北京等一线城市房租暴涨”这一热点话题的催化下刷爆朋友圈。作为为我爱我家服务18年的老将,胡景晖“炮轰”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高价抢房后闪电辞职,并称自己的离职是因链家董事长左晖给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打的一通电话。 8月19日上午,胡景晖召开媒体见面会解释自己近日言论。对“链家董事长一通电话导致自己被离职”等热点问题予以回应的同时,胡景晖又爆出新的“猛料”,并在沟通会上重申,“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 8月20日,租售同权概念早盘走强,截至发稿,市北高新涨停,东易日盛涨逾6%,三六五网、世联行、我爱我家等涨幅居前。 消息面上,针对近期媒体关于个别住房租赁企业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的报道,北京市住建委高度重视,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于8月17日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 “炮轰”自如、蛋壳等推高房价后火速离职 胡景晖的离职风波事起房租上涨。 针对近期一线城市房租大幅上涨,我爱我家时任副总裁胡景晖在17日早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评论称,“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重装修,继续违规N+1出租,完全破坏了正常房屋租赁市场”。 同日,北京住建委等多个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要求他们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意外的是,当日晚间,我爱我家发布声明,称媒体所节选的胡景晖个人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看法,仅代表其个人态度,并不代表我爱我家公司的观点。 次日即8月18日早上,胡景晖在朋友圈宣布辞去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随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称,“左晖两次主动联系谢勇要求管管胡景晖的嘴,不然就让链家全面在舆论上跟我爱我家开战”。 8月18日午间,左晖迅速做出回应。他公布聊天记录澄清是谢勇主动联系他,至于让我爱我家切割胡景晖,是谢勇自身选择。左晖还强调,“同意大家要一起为行业发展努力,对我爱我家内部事情没有任何观点”。 在近期房租暴涨的背景下,胡景晖的离职迅速引发关注,围绕着胡景晖、左晖、谢勇三位中介大佬的“大战”愈演愈烈。 媒体沟通会四大看点 身处舆论漩涡,离职后的胡景晖在8月19日召开了一场十分仓促但颇有看点的媒体沟通会,主持人和唯一主角都是他自己。根据公开资料和媒体报道,基金君整理出以下沟通会要点。

关于以北京为代表的一线城市房租上涨的大讨论,就像“蝴蝶效应”一样不断发酵,波及面越来越广。

图片 1

  1. 谈左晖:对方否认施压致其离职 胡景晖表示,8月18日晚自己曾致电左晖求证“是否是因左晖施压才导致自己被辞职”一事。对方回应称,“我们认识20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你也看到我发的澄清声明了。我以人格担保,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爱我家的高管,绝对没有说过你从谢勇嘴里听到的那些威胁我爱我家的话。” 胡景晖回忆了跟左晖相识的过程,并称二人认识二十年了,私人关系很好。他还称,左晖是个工作很努力的人,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是左晖先生一直也是行业内崇拜和学习的对象。 “左晖曾经在2015年挖过我,并把我当时的疑惑一一击破,但是当时我的想法是,我生是我爱我家的人,死是我爱我家的死人,但是现在,我为没有接受当年左晖如此诚挚的邀约,而有一点点后悔。”他说道。
  2. 谈谢勇:曾因聚餐加菜而被斥“丢脸” 胡景晖回忆自己第一次见谢勇时的情况,“去年10月第一次见谢勇,他温文尔雅,是资本市场的老司机。我爱我家登陆资本市场是要感谢谢勇先生的,但是上周五的事件让我很不爽,只能走。” 6月22日,58同城以10.68亿收购了我爱我家8.28%的股权。胡景晖对此在发布会上表示,这笔交易全由自己促成,但自己与姚劲波都没有对方的手机号,“外界传闻这笔收购,姚劲波给我了很大一笔好处,怎么可能呢?” 胡景晖还爆料称:“前些日子,我爱我家的团队和58的团队在聚餐的时候, 我跟姚劲波讨论湖南菜的正宗问题,姚劲波让大厨去做了三道菜。这居然成为了末日审判里我的一大罪状,说我在58面前丢了我爱我家的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时代,我绝不受这个冤屈。” 3.谈高房租:降租金可以效仿香港,推出空置税 胡景晖在发布会上谈及了自己对长租公寓的看法:“自如、蛋壳、相寓都挺努力的。长租公寓这个词应该改一下叫住宅租赁运营。这其中有很多资本涌入,但不管什么样的资本都不能只为了赚钱,资本必须承担社会责任,如果资本挟持了许多企业,一定会跑偏。胡景晖还表示:“我说了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这个一点也没错。” 胡景晖认为北京市住建委约谈很有必要,他对房租提出了三点建议: 一、通过全国住建系统建立房屋租赁指导价,指导价每个月在各种平台进行公示;二、有了指导价,出现异常交易,老百姓可以向政府举报,政府一定能查清楚,如果哄抬,可以取消资质;三、建议住建部门尽快和一行两会建立联合工作机制,严格监管进入长租公寓领域的资本。“降租金不是个难事,我们可以仿效香港,推出空置税。” 今年开始,中介之间会出现这么多舆论战的最主要原因,胡景晖认为就是两个字——资本,“并不是资本把这个行业做坏了,其实资本来了反而会帮助这个行业做大做强,但是资本也有跑偏的时候。” 他说,其实战争在很多年前就有,在广东深圳,大概十年之前,每隔半年,中介和中介之间总要打一场仗,规模就类似于古惑仔,现在都改成舆论战了,这已经文明很多了。这个行业是进步了,从拳头变成打嘴仗了。未来一定是大规模的公司占到了市场的50%-60%,剩下的30%-40%,主要看各自的特色。 据媒体报道,对于自己的发言到底动了谁的奶酪,胡景晖认为,那些头脑简单的资本可能会认为自己的利益被触动,但真正想投资长租公寓的人,“会感谢我帮他们意识到了风险。我是救了他们的。” 4.谈就业去向:将做自己的私募基金 胡景晖表示下一步将做自己的私募基金,未来基金会投向一带一路、食品安全、冬奥会的冰雪项目等领域,政治正确符合国家战略发展的领域是未来投资的重点。 胡景晖表示,“已有将近1000人加我微信,我收到了全球100多份的创业邀请,中国有5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直接给我打了电话,希望约我吃饭,谈一谈我的未来。”不过现在不方便透露哪5家。 房租全线上涨!中国1.68亿租户慌了 事实上,胡景晖之所以被卷入舆论漩涡,源头在于一线城市租房价格大幅上涨引发的全民讨论。 近三个月以来,北京等一线城市房租飞速增长。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武汉、重庆、南京、杭州和成都十大城市租金环比均有所上涨。 多家研究机构的数据表明,一线城市房租均在7月出现了上涨,其中北京最为突出。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统计显示,2018年前7个月,北京租房租赁市场交易总量同比增长14.4%。在价格上,7月份,北京的住房租赁月租金均价为4902元/套,环比6月份上涨2.9%。 以北京为例,有房产中介表示,目前房租整体涨幅同比超过10%,特别是五环、六环附近的房子,根据面积大小,很多都是500元、1000元的往上涨。“五、六环的话涨幅比较大,主要是周边房屋拆迁,很多自建的公寓等不让租了,周边本来3000元、4000元的房源就都涨起来了。” 月均房租近5000元意味着什么?要知道,一线城市去年高校毕业生的起薪平均5000元出头。根据“2018年中国大学毕业生薪酬水平排行榜”的数据,即使清华、北大这样顶尖名校的毕业生,平均月薪也就9000出头。按此计算,在北京仅租房一项就要花掉他们薪酬中的很大一部分。 拉长时间线来看,根据公开数据可知,从去年七月到今年七月,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平均租金涨幅达到了20%,远超往年水平。7月以来,一线城市北上深广环比分别达到了2.63%、2.10%、3.1%、2.92%。某些热点地区的房租实际整体涨幅甚至超过10%,如北京五六环、深圳福田区等地方。更有甚者,在有些中介高价囤房的情况下,房租十天之内暴涨200%。 根据贝壳研究院数据,今年7月份北京租赁市场单平米月租金为91.5元,环比上涨2.2%。在租金变动方面,东城区和顺义区租金涨幅最大,环比涨幅分别为10.5%和10.7%。进入8月涨势依然强劲,以2018年8月6日至12日的整租租金为样本量,北京的整租平均租金同比增长了15.5%.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租赁人口共计1.68亿,租赁房源供给端与租客需求端的匹配性面临考验。 资本“圈地”长租公寓推高房租? 房租涨声一片,舆论矛头直指资本抢滩长租公寓市场。事实真如胡景晖所言,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司开展了“抢房源大战”,助推了上述城市房租暴涨? 8月18日,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沈博阳发布朋友圈称,“租房关系到民生,不是儿戏。”“ 对于造谣抹黑扰乱市场的行为,蛋壳公寓一定会拿起法律武器。”沈博阳同时表示,蛋壳公寓对于相关事件的官方声明将在周一发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沈博阳否认了长租公寓在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搅乱市场,他表示,“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讲,长租不是赢者同吃的行业,而且客单价极高,没人打得起价格战,拼的是效率和服务。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长租公寓抢房确实是房租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 华创证券认为,政策支持住房租赁行业发展,相关企业争抢房源是房租上升的主要原因之一。十九大提出“房住不炒,租购并举”,开启住房租赁行业发展的新时代,17年8月北京市住建委发布“租售同权”新政,北京住房租赁得到政策大力支持,各种租房企业吸引大量资金流入,“高价圈房”乱象导致房租价格上涨。一方面,在政策支持以及资金成本较低的情况下,租赁企业快速融资,自如、蛋壳、魔方公寓、相寓等租房企业在近两年大量融资,其中,自如今年融资40亿,估值已经达到200亿,导致资金大量流入住房租赁市场。 另一方面,手握重金之后,租房企业为扩充规模,开始抢占房源,据媒体报道,某企业为达到房源数量,不论房源价格是否合理只要能签马上拿下。这种不计成本的“高价圈房”,直接导致区域租金短期内快速上涨。当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20%到40%的价格在收房时,整个租房市场的租金价格想不涨都难。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则表示,资本大量涌入长租公寓市场,但租赁市场并没有多少是新增供应量,长租公寓抢占房源行为就放大了供需紧张现象,这相当于多了一道关口赚取租金差价。 巨大租赁缺口推高房价 比起长租公寓对租房市场的影响,众多专家表示,供不应求是房租被推高的重要原因。 贝壳研究院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北京租赁人口共800万人,目前租赁房源量约为350万间,面临着400万间以上的租赁缺口。供不应求仍为当前北京住房租赁市场的主要矛盾,其实不仅是北京,中国主要一线城市都存在类似的供给问题。 中信证券研报分析称,房租上涨的一个原因是,前期高房价向房租的传导滞后使房租补涨。对比房价和房租的涨幅,过去几年北上广深的房价几乎翻了三倍,而北京2012年8月平均租金60.13元/月/平米,到2018年7月平均租金也仅上升到92.33元/月/平米,上涨幅度仅为53.55%,因此租金上升仍具有一定空间。 这也反映出我国房地产市场租金回报率长期偏低。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的分析,截至2017年底,中国一线城市平均租金回报率是1.5%,也就是说当房价不变,当租金不变的情况下,北上深购买房子的人,需要在不到70年之后可以收回成本,但是类比于世界其他国家,即使是租金回报率最低的日本其最近回报率也在2.7%左右,接近中国的两倍,而像最高的澳大利亚租金回报率甚至接近了中国的三倍达到了4.4%。 江瀚表示,房租与房价的长期背离其实是一个难以为继的现象,之前由于中国居民买房往往都是为了投资,而不是为了通过收租来实现长期的收益,所以中国房租较低的现象才会长期存在,如今国家已经逐步明确“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那么原先的很多炒房党就会变身为“包租公、包租婆”,从而将房租作为自己重要的收益来源

事件的源头,是清华水木论坛一篇名为“资本盯上房租,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的帖子。帖子称,“自家房子要出租,在天通苑,120平方米三居,心理预期是7500(元/月)很不错了。来了自如和蛋壳两帮人,自如报价提高到9500,蛋壳急了,说要比自如高300元,最后几轮过后蛋壳给到10800每月。”

虽然随后自如和蛋壳公寓均发声称以上内容不实,但房租确实在上涨,近三个月以来,北京房租的飞速增长,不断考验着北漂一族对于北京的热爱。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中,有13个城市房租涨幅超过20%。涨幅最高的是成都,以30.98%的涨幅位列榜首。紧随其后的是深圳,涨幅高达29.68%,重庆、西安、天津、合肥等二线城市,涨幅全线超越北上广,而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均超过20%。2018年7月北京租赁成交环比增加19.2%,单平米月租金为91.5元;东城区和顺义区环比涨幅分别为10.5%和10.7%;新奥洋房、三义庙北和城华园三个社区的环比涨幅分别为36.1%、28.4%和24.5%。

一石激起千层浪。贴中提及的自如和蛋壳,瞬间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尽管两家很快出面否认曾收录这一房源,但是公众舆论却并不买账。

房租上涨罪魁祸首是谁?一场离职引发的反思

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的离职罗生门,让这场关于资本原罪的讨论进入了白热化状态。8月17日,胡景晖在一次电话会议中提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的价格争抢房源,高价抢房导致租金暴涨。一天之后,胡景晖宣布从我爱我家离职。

8月17日早上,我爱我家时任副总裁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完全破坏了正常房屋租赁市场”。8月17日晚间,我爱我家发布声明,称媒体所节选的胡景晖个人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看法,仅代表其个人态度,并不代表我爱我家公司的观点。

8月19日,北京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召开座谈会,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参会,共同承诺不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并承诺不涨租金且尽快拿出共计超过12万套(间)房源投向市场。

8月18日上午9点,在我爱我家工作18年的胡景晖突然在朋友圈发布辞职信,宣布辞去副总裁的职务。

回到事件的原点,我们会发现关于房租上涨的讨论仍然是一笔糊涂账。北京的房租到底涨没涨?为什么机构数据和租客的感受有如此大的差距?你认为谁是导致租金上涨的元凶?欢迎参与“房租上涨,谁在说谎”的调研,你的一票,至关重要。

有文章认为,近来北京市集中清理与拆除违规公寓、群租房以及隔断房等不符合消防安全的租赁住房,导致市场上低端租赁房源减少,同时对“黑中介”“二房东”的打击导致部分不合规房源下架,挂牌房源总数下滑。此前低端房源的租客不得不转向收费更高的其他产品类型,需求端的增长推动了这部分产品租金上涨。

房租上涨,谁在说谎?租房真相大调查

2017年,北京拆除违法建设5985万平方米,2018年,北京计划拆除违法建设4000万平方米以上。2017年,北京商品房销售面积为875万平方米,保障房销售面积267万平方米,加起来1142万平方米,不及当年拆除面积的1/5。供给明显减少,而政府的各类政策性租赁住房未能及时跟上,供需突然失衡,房租自然不可避免会上涨。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yabovip2018发布于yabo201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至于让我爱我家切割胡景晖,以自如、蛋壳公寓